治療的勇氣 - 帆船與天氣的故事
治療的過程
自在錦囊

治療的勇氣 - 帆船與天氣的故事

性侵犯輔導 - 扭轉生命的軌跡

在曉暉工作了年多, 跟百多位過去曾受不同形式的性侵犯, 以及身體虐待的過來人接觸過, 除了慨嘆人性的黑暗之外, 也發現許多從性侵犯活過來的人, 都有很接近的生命的軌跡, 開始想想, 生命裡頭的遭遇, 是不是總有定數, 就好像是紫微斗數的算式似的, 命運是不是就好像是一輛無人駕駛的列車, 只懂得在預設的軌道上轉來轉去.

命定論的好處是, 我們可以抽離的看待自身的經驗, 反正一切只怪『條命生得唔好』, 認了命便可以從自責, 遺憾之中逃脫出來, 生活可能可以甘心快活一點.

可是我總不會相信, 人生下來便是被擺進一個不由自主的舞台, 被迫扮演著一個不由自己編寫的劇本裡的角色. 努力的把這個預設的角色做好, 直到謝幕.

在我過去的工作裡面, 我看過許多最糟透了的舞台, 最悲劇的劇本, 也見証到許多被迫扮演各種角色之中的無奈和無助. 受傷害的遭遇讓人把自我收藏起來, 就好像大海裡飄盪的帆船一樣, 那只帆被軟禁了起來, 不能掌著帆去確定航行的方向, 任由海風海浪把船吹得東倒西歪, 生命的遭遇只有外面的力量, 在風平浪靜的日子, 沒有帆的船仍可穩定下來, 可是在風起雲湧的日子, 這艘脆弱的船隨時會被海浪吞噬了.

駛著一艘沒有帆的船, 和扮演一個不由自己編寫的角色, 都是一件如此無奈的事, 可是無奈並不等如無法改變, 因為人生的真正遭遇往往是一個命運加上性格, 加上選擇的互動過程, 相同的遭遇在不同人的身上可以有不同的演繹和選擇, 接下去便可以有往後不同經歷的可能性.

人長大了都會同意『命運不得我挑選』, 外面是風平浪靜或是風起雲湧都不是可以控制得來, 就好像我們一出生, 便被決定擺進了什麼樣的家庭, 什麼樣的時間空間裡, 這個舞台不由得挑選, 可是我們仍需要學習怎樣去駕馭那只可能已被收藏起來的帆, 讓它在不同的天氣環境裡, 仍可以按著自己的方向前進.

打著帆的人都會懂得看風, 駛艃, 可以決定走得快, 還是走得慢, 無論風怎樣吹, 要走的方向都是不會改變, 也許當發現和外面環境拼得不化算的時候, 也會懂得調較方向, 好好的欣賞沿途的風景.

要打開心中那道帆並不容易, 有些人的心帆早已被吹得七零八落, 有些人從沒有信心張開那道久封了的帆, 有些人不懂得控制那帆, 讓它被風吹得東倒西歪, 有些人甚至從不知道那裡去找回自己的心帆…….

治療過去創傷經驗的輔導, 目標是為當事人重建內心的那道帆, 學懂認清外面的環境, 配合外面的形勢, 自主的駕馭心裡的帆, 好讓自己的人生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經歷, 並且駛往一個自訂的人生目標.

自己去編寫自己的人生劇本, 我們仍有許多限制, 總不能讓一個原本是悲劇的空間, 變成一個喜劇舞台, 可是即使是一個悲情的人生故事, 總會有讓人感動的時候, 何況那是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 活過一生下來, 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擁有屬於自己的感覺, 那….不是已經是人生目標了嗎?

侯雪媚
明愛曉暉計劃
前項目主任

你是第 位光臨本網站    Coded and Powered by CITAC.   Designed by Raymond Ma @ J-Fans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