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童年創傷
明愛曉暉計劃簡介
服務宗旨及目標
服務對象
我們的話
明愛曉暉計劃對過去曾受創傷的人的呼籲
輔導服務
發展服務
社區教育服務
治療小組
明愛荃灣服務中心-重建計劃、重建愛 (Rebuild with Love)
聯絡我們
鳴謝

我們的話

 

          明愛曉暉計劃2003年開始由公益金支助服務童年被性侵犯的倖存者,以治療受創人士的心理為主,輔助他們重整自我,建立堅固且廣闊的心理空間,有力地面對自己和世界。

 

          服務開展以後,我們發現男性倖存者的需要,而願意踏出尋求服務腳步的男士只是冰山一角,因此我們在有限的資源內發展男士倖存者服務。

 

          及後,我們在受助群體中發現不少被性侵犯的朋友也同時承受童年不恰當的對待,被施虐的不單是性的部份,還有其它身體的傷害、疏忽照顧、個人價值被貶等,也有不少出自扭曲的家庭,父母一方或雙方精神受創、入獄,甚至彼此使用暴力。

故此,2008年我們再向公益金申請撥款,把服務擴展到童年創傷的倖存者。雖然公益金的支助於2009年已減少,明愛仍承担我們的服務,繼續讓倖存者成長和治療。

 

         在陪伴倖存者成長的路途中,我們見證不少努力不懈、永不言棄的故事。在捆挷中掙扎,重遇內在的自我 (或稱「內心小孩」),尋回和肯定個人內在的美麗、潛質、信心和自主,在人際關係拾回真實的自已,不再把自己收藏於面具的背面,使生活變得更實在,不再行走於浮雲之中。

 

         在他們的掙扎過程中,我們確實被他們真誠面對自己的決心和勇氣,深深打動。可以陪伴倖存者走出陰霾是我們的光榮,我們也為倖存者的勇氣和毅力而驕傲。

 

         縱使我們在有限的資源下提供服務,我們相信能把倖存者的心靈釋放,讓他們活得更真、更自在、更有尊嚴,是為這世界添上更多的真、善和美。雖然我們的工作只是一點點的微光,但相信這點點的微光可以漸漸累積,正為這世界的祝福。

 

 

服務理念


曉暉計劃服務倖存者十多年,不斷重整我們的服務經驗,務求服務貼近倖存者的需要,以尊重他們的步伐和自主為首任,強化自信和自尊,促進他們從創傷的陰霾,以安全並有支持的步履,重整成長的經驗,建立新的人生運作模式和信念,實踐並活出真我,使他們更真實地生活,學習與世界共存,可享受對自我的愛護同時可自主地與世界互動,不再是為生存而不斷向世界委曲自己。


倖存者的狀況

 


童年創傷的倖存者在未有能力面對創傷的年紀,被迫要面對創傷事件,自然沒有相應有效的反應、思想和行為,使倖存者失去成長最基礎的安全感。本能的身心抽離防衛機制不自覺跑出來保護倖存者,使他們與身體、感覺抽離,以如常應付日常生活,但亦同時使他們的身體自我、情感自我和理解自我失去連繫,損害自我的發展。自我發展失效更影響個人面對環境挑戰的能力,減低解決問題的效能,生活於不安的狀態。


我們的服務使用者會形容自己擁有拼圖的人生,分散的拼圖片,等待著透過服務幫助他們拼合,讓他們明白自己的狀況;有些使用者會形容自己是玻璃樽的人,彷彿無法感受和理解世界,無法與別人接軌,自己的世界也無人明白,就是連自己也會有對自己摸不著頭腦的時侯,對別人、對自己總是架起了圍牆。他們對自己這些反思,正正反映身心抽離的狀態,生活在不實在、不安全的空間。


為了對提升對生活的掌控和安全惑,倖存者一般發展一套理解世界的模式,讓他們掌握世界,預測事情,對自己作保護並向世界作相關的反應,但由於與自己的身體和情感自我不連繫的限制,這套理解世界的模式往往缺乏了人性化的一面,成為一些扭曲人性的信念,忽視自己的人性需要,變得極度自我批判和要求。


我們按倖存者的狀況設計了一些階段性的小組,希望協助倖存者安全、自主地開展自己的治療旅程,有自尊、自信地重拾自我,從生存的模式轉向生活。以下我們握要地把小組模式介紹。小組模式配合個案輔導進行,我們希望倖存者在旅程中可享受自主和自由。



小組治療

 

第一階段

 

 


倖存者的狀態對治療更大的啟示是治療工作必須從倖存者安全的地步開始。從以上對他們狀況的掌握,「理解」是他們慣常並較安全的運作模式,同時也是他們較可掌控的部份,是他們生存的依賴,可是由於他們用了大部份精力應付世界,緊握著他們對世界的理解,自己的心理狀卻總是散亂的拼圖一般,不知由何處著手明白和拼貼。因此,第一階段的小組旨在讓倖存者對我們的服務和治療旅程更掌握,建立對服務和治療的信心,並開始對自己有初步的掌握,慢慢預備打開心扉。


這階段我們定期舉辨講座,在入組前讓有興趣人士先了解我們的服務和治療模式,對未跟我們建立關係的倖存者而言,單向的溝通模式較安全,也不用倖存的身份被揭露。



「從身心抽離到了解自我」創傷解說小組和「認識童年創傷和情緒」解說小組是這階段主要小組,透過了解自我和情緒概況,建立關係,讓倖存者感到安全和被盛載,促進日後的治療階段中接觸情緒,在創傷的傷口上作治療。(詳情見「治療小組」)


我們也在這階段開始鼓勵倖存者參加「活在當下」身心調息小組,協助他們在治療過程中調息情緒,這種情緒調息也同時促進他們進一步接觸情感和身體自我,為日後的治療作準備。(詳情見「治療小組」)


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假設倖存者對服務及治療均建立一定的信心,足夠預備面對情緒背後的經歷,對情緒有一定的承托和掌控,願意提升對自己的醒覺和對別人的敏感度,並願意為自己的成長作冒險。


透過「重遇內心的小孩」完形治療小組、「讓心出來透透氣」心理劇心理治療小組和「重尋真我」男士小組,讓倖存者嘗試探討內心隱藏的世界,初步與真正的自我接觸,不單在頭腦上認識自己,同時讓感性與思想連接、共融。小組內也插入活在當下的練習,讓參加的倖存者開始對身體敏銳,為全人的身、心、智、靈的整合作預備。(詳情見「治療小組」)


第三階段

 


參加第三階段小組的倖存者嘗試過第二階段的治療,體會不同部份的醒覺和初步的連繫,對治療建立更大信心和勇氣,渴望透過治療小組及小組的盛托和支持,更進一步治療及成長,使自己與自己的需要連繫更深、更敏銳,逐漸成為一個更完整和自我整存的人,有勇氣用真我與世界接軌;此外,不但為自己的治療努力,也願意與同路人彼此扶持、勉勵,建立一個治療群體,以真誠學習對自己和別人的接納。「與孩子共舞」完形治療小組及「親親你的心」心理劇心理治療長期小組正為這階段而設。(詳情見「治療小組」)


組前會面


為使參加者有效利用小組治療,我們會於小組開展前約見有興趣參與的倖存者,了解他們的背景和狀態,志在配搭出一個既有足夠支持和盛載,又有充份差異激發成長的小組。如有興趣參與的倖存者未能配搭於小組內,而又沒有社工跟進,我們一般先會以個案形式跟進,待日後有適合時機再參加。


三個階段小組的配合


這三個階段的模式是漸進式的安排,但參加者並非必然地由第一階段層層遞進。由於參加的倖存者有自己的個別性,每個人的步伐都不一樣,因此倖存者是可以按自己的情況,參考社工或組前會面的建議,決定參與那一個階段的小組治療,甚至按需要停留並重覆參與某個階段的治療。因此這是一個由倖存者的需要為主,有彈性的治療模式,我們提供治療的框架,他們按自己的步伐,並參考社工的建議來決定適切的治療,過程著重自主和自發。


此外,不同倖存者的起步點不同,有些倖存者已有多年的輔導經驗,有些對治療完全陌生,有些需要很長的時間預備與情緒和身體連繫,有些只需要一點點剌激,便可掌握自己的情感和身體語言。一般來說,倖存者若透過個別輔導已對自己的狀況掌握,可以不經第一階段便參與第二階段的小組。


「活在當下」身心調息小組


我們在三階段的小組模式中加抽插「活在當下」身心調息小組,希望透過當下的正念活動,培養倖存者對內心的透視、接納及盛載,提升對自我的醒覺,對情感的敏銳,在練習中享受平靜和平安,這份平安同時讓倖存者整合自我,鞏固自我。



小組與個別輔導


雖然以上提及的模式以小組治療為主,曉暉仍非常注重個案輔導。個案輔導主要為倖存者進入不同小組作預備及涵接的工作,當一位陌生的倖存者報名參加小組治療,而組前會面發現未能配對入組,同時亦沒有專業人士跟進其創傷,我們一般會先以個案跟進,作好預備工作,待有適合時機及配對便可參與小組治療。


此外,部份倖存者因各種個人因素如工作時間不穩定、未有足夠力去盛載別人等,未能參與小組治療,我們都會以個案輔導跟進。


治療的目的及結語


曾經有人相信治療的目的就是可以寬恕,我們的經驗中,寬恕只是一個其中的可能。我們的治療目的是讓倖存者重尋自我,醒覺因防衛而被分割、抽離和扭曲的部份,再次連繫和接軌,使倖存者的人生更完整、自主、自發和自由。至於寬恕與否,則是倖存者的選擇。我們只是強調沒有足夠的治療,倖存者很不容易達至真正完全的寬恕,寬恕是需要有自主、自發和自由並且負責的決定,才能寬恕得真,寬恕得深。

 

 

 

 

明愛曉暉計劃

何艷芬、何綺蓮、古錦榮

(執筆:何綺蓮)   

 

你是第 位光臨本網站    Coded and Powered by CITAC.   Designed by Raymond Ma @ J-Fans (HK) Ltd.